第45届香港电影节将放映小津安二郎等大师作品
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本以为毛蛋能够安安静静的休息一会,结果又和身边的哥哥宇文数学大声的说话、大笑,这下吴美丽可受不了了,冲着俩兄弟发起火来,俩兄弟这才乖乖的安静下来。

第4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将放映小津安二郎《彼岸花》等电影


2月3日,为庆祝松竹映画成立100周年,第4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将呈献特别纪念节目,精选小津安二郎、清水宏、今村昌平及大岛渚等十部大师的经典,从以百姓生活悲喜为主调的平民剧,到日本新浪潮代表作,乃至反传统类型的武士道电影等,让影迷回顾松竹的辉煌成就,见证日本的光影传承。

 

创立于1920年的松竹映画,是日本历史最悠久最具代表性的电影公司之一,成就了一代又一代享誉国际的大师,影响深远。从无声黑白电影,到日本首部有声片及彩色片,首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殊荣,并缔造最长寿电影系列世界纪录,松竹出品的电影创造了无数影史传奇,带领日本电影登上国际舞台。

 

这次节目精选的十部经典,展现出松竹作品的千变万化,俨如日本电影艺术发展史的缩影。同为松竹初期发展的顶梁柱,清水宏在《按摩师与女人》(1938)的自然写实,与小津安二郎在其首部彩色电影《彼岸花》(1958)的婉约静观分庭抗礼,加上沟口健二在歌舞伎电影巅峰作《残菊物语》(1939)的典雅幽玄,三位大师的独特美学鼎足而立。被列入“日本电影四骑士”的木下惠介及小林正树,则分别以感人至深的反战人道电影《二十四只眼睛》(1954)及批判武士道精神的时代剧《切腹》(1962)名垂青史。

 

在松竹的师徒制下,曾任小津等大师副导演的山田洋次及今村昌平承前启后,自成一家,前者继承庶民剧的温馨风格,创作出悲喜交集的《幸福的黄手帕》(1977);后者则破茧而出,打造糅合血腥情色的犯罪经典《复仇在我》(1979)。松竹在战后锐意推行改革,生力军乘势崛起,被誉为“松竹新浪潮三杰”的吉田喜重、筱田正浩及大岛渚,以叛逆奔放之姿创作出《秋津温泉》(1962)、获柏林影展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的《长枪权三》(1986)及《御法度》(1999),皆是反映现实、批判社会的杰作,为日本电影奠下了新的里程碑。
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赞赏支持
被以下专题收入,发现更多相似内容